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2016里约奥运会 > 俄罗斯 > 正文

俄罗斯输了吗?

129245329_14717506627971n

星岛环球网消息:伊辛巴耶娃退役了。撑杆跳女皇来到了里约,却没能在这片天空完成最后一次飞翔。一个人的悲伤就是俄罗斯体育的悲伤。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新华社报道,截至20日,参加里约奥运会的俄罗斯代表团获得了17块金牌,53块奖牌,列金牌榜第五位。从历史看,这不是个让人满意的成绩;在2016年看,这已殊为不易。

兴奋剂是体育界最大的毒瘤,期待公平竞争的人都恨它。正是因为少数俄罗斯体育人触碰了红线,俄罗斯体育被打得踉踉跄跄。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7月18日发布一份“独立个人报告”称:“俄罗斯体育部门操纵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并进行掩盖。”

一石激起千层浪。为此,有人要求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有人认为,清白的运动员不应被混为一谈。国际奥委会在24日经执委会讨论后决定,不对俄罗斯代表团采取全面禁赛的处罚,由各国际单项联合会决定是否准许各自项目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

最终,俄罗斯代表团运动员人数由387人缩水至271人,田径、举重等传统强项队伍几乎全军覆没,游泳也有7人无缘比赛。

参赛人数的锐减仅仅是兴奋剂事件重创俄罗斯代表团的一个方面。这种负面影响在奥运会开幕前就已开始。

由于WADA检测官对俄罗斯运动员格外“关照”,俄罗斯柔道队在今年3月被查出4名运动员服用米屈肼后,有3个月的时间缺席了国际赛事。

奥运赛场观众席上的嘘声和对手的不友好同样给俄罗斯运动员造成了巨大心理压力。俄罗斯游泳名将埃菲莫娃长年在美国训练,她说,她试图向美国游泳队队员做解释,但随后明白这无济于事,“如果一个人根本不想理解你,那他就不会去理解你”。埃菲莫娃甚至将这起针对俄罗斯的兴奋剂事件比作“战争”。

以残阵出征里约的俄罗斯代表团虽然成绩大幅度下滑,但并没有一败涂地。俄罗斯媒体评价说,相比于苏联解体后成绩大幅下滑、人才青黄不接,俄罗斯体育仍呈整体复兴态势。

从里约的成绩看,俄罗斯继续在花样游泳、艺术体操、柔道、摔跤等项目上保持着优势地位,击剑、体操等也都有突破。

与伦敦奥运会一样,柔道队再次为俄罗斯代表团贡献首金。虽然受兴奋剂事件影响,与伦敦5枚奖牌的成绩相比,俄罗斯柔道队在里约只收获2金1铜,但总教练加姆巴对队员们的表现“非常满意”,这是“令人惊叹的成绩”。其中,娜塔莉·库久季娜夺得的52公斤级铜牌是俄罗斯柔道女选手12年来的首枚奥运奖牌。

8月20日,冠军俄罗斯选手列松(中)、亚军乌克兰选手帕夫洛(左)和季军墨西哥选手埃尔南德斯在颁奖仪式上。当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现代五项男子决赛中,俄罗斯选手列松夺冠,乌克兰选手帕夫洛获亚军,墨西哥选手埃尔南德斯获季军。

8月20日,冠军俄罗斯选手列松(中)、亚军乌克兰选手帕夫洛(左)和季军墨西哥选手埃尔南德斯在颁奖仪式上。当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现代五项男子决赛中,俄罗斯选手列松夺冠,乌克兰选手帕夫洛获亚军,墨西哥选手埃尔南德斯获季军。

俄罗斯击剑在里约获得全面丰收,共获得4金1银2铜,这与伦敦奥运“零金牌”的尴尬相比,相当扬眉吐气。俄罗斯击剑队总教练马梅多夫称,这是“非凡的成果”。

俄罗斯击剑的复兴离不开财团的资金支持。俄罗斯击剑协会主席乌斯马诺夫同时也是欧洲击剑联合会主席,此人为俄罗斯首屈一指的富豪,曾是苏联击剑队队员,与同为击剑运动员出身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是老相识。“朝中有人好办事 ”,这至少保证俄罗斯队员在这一项目上不会吃规则和裁判的大亏。

另外,俄罗斯在一些项目上的突破也比较惹眼。马卡洛娃/维斯尼娜的组合为俄罗斯贡献了奥运历史上首枚网球女双金牌,体操获得男女团体亚军,并出现穆斯坦芬娜这样的领军人物。

而在花样游泳、艺术体操等传统强项上,俄罗斯仍是统治者的地位。

遭遇重拳的俄罗斯体育之所以没有被击倒,源于他们长期的人才培养计划。为振兴俄罗斯体育,俄罗斯各项目纷纷制定长期培养计划。比如,俄罗斯游泳协会制定了专门针对12-14岁年龄段运动员的“我将是冠军”计划。在俄罗斯体育部和体育训练中心资助下,一直有一队俄罗斯运动员在美国训练。虽然此次受兴奋剂事件影响游泳队只拿到2银2铜,但这一计划已经开始显现成果,涌现了雷洛夫、丘普科夫等一批新星。

当然,冷静的人士也指出,兴奋剂事件虽然政治意味浓烈,但它带出的俄罗斯体育的负面问题也不容忽视。俄罗斯足协执委会委员斯捷帕申曾说,体育机构的领导不应向运动员提出不惜一切代价争冠的要求,并且必须实行严格监督。

另外,俄罗斯体育发展仍面临着过于倚重国家和财团支持、市场化程度不高的问题,未来在职业化发展方面仍需有更大作为。

里约奥运会即将落幕,但兴奋剂事件对俄罗斯体育、对世界体坛的影响远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

8月7日,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宣布,由于俄罗斯残奥委会无法保证严格执行《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和国际残奥委会相关反兴奋剂规定,俄罗斯代表团将被禁止参加里约残奥会。

这一决定让俄罗斯国内充满愤懑之声。俄新社评论称,国际残奥委会的这一决定“已然超越了下流的界限”。乌兹别克斯坦体操传奇明星丘索维金娜则表示:“体育是和平的使者,并应当永远都是。不让残疾人运动员参加比赛,这最令人难受,我甚至哭了起来。”

刚刚离开赛场的伊辛巴耶娃有了新身份,在里约,她当选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并自动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争取在公平的环境中对话是撑杆跳女皇的新使命,这或许比挑战天空更难,但她必须去做。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