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起底“占中”推手戴耀廷 > 最新消息 > 正文

港媒:“三丑”自首避重就轻 难逃八项刑罪

1

仅认“参与未经批准的公众集会” 法律界批“走精面”亦难脱身

星岛环球网消息:违法“占领”行动乱港逾两个月,“占中三丑”昨(3)日终高调“自首”,但他们竟公然“卸责”,只承认触犯罪名较轻的《公安条例》第十七A(三)条,即“参与未经批准的公众集会”,其余刑罚较重的罪名如“煽惑犯罪”、“教唆、怂使犯罪”等,一概未有承认。

香港《文汇报》报道,多名法律界人士指出,“占中三丑”及其他“自首”者,至少面对8项刑事罪行,而且入罪机会甚高,认为“三丑”即使“走精面”拒认其他罪名,面对当局起诉时,始终难逃罪责。同时,其他未有参与“自首”的“占领”者,亦随时面临“刑事毁坏”等罪名,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

罪名一:煽惑犯罪

香港律师会前会长何君尧指出,“和平占中”所制备的《抗命手册》等与“占中”相关的印刷品,内容丰富兼具体,相信是“煽惑犯罪”的其中一项有力证据,因为这可视作一份很正式的文件,而内容相信会被视作“煽惑犯罪”。事实上,《抗命手册》中亦清楚提及一些法律问题,包括参与者可能会被检控,如“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或/及“未经批准集会罪”等。

律师简松年则指,“占中三丑”作为“占中”发起人,首先提出以违法方式霸占马路争取诉求,鼓吹所谓“万人占中”,并于9月28日凌晨宣布正式启动“占中”,煽动市民由金钟政府总部开始“占领”,显然有煽动他人参与非法活动的意图,因此“占中三丑”很大机会触犯“煽惑犯罪”罪名,而且入罪机会甚大。根据香港《普通法》,一旦触犯“煽惑犯罪”,最高可被判监7年。

罪名二:拒绝或故意忽略服从警方命令

律师简松年指出,“占中三丑”及其他有份“自首”的反对派,在“占领”行动一开始,已拒绝或故意忽略服从警方命令,例如学联及“学民思潮”于9月26日暴力冲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后,警方已宣布在场者正参与“非法集会”,并呼吁有关人等立即离开,但“占中三丑”翌日竟到场“抽水” ,其后又宣布提早“占中”,一直拒绝遵循警方命令。

简松年指,由“占领”行动于9月28日展开至今,警方几乎每日都以各种形式,呼吁“占领”者立即停止违法行为,但从未见“占中三丑”有听从警方命令,并继续参与未经批准的集会,因此涉嫌触犯“拒绝或故意忽略服从警方命令,或违反集会或游行规定等”罪名,最高可监禁1年至5年。

罪名三: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

律师钱志庸指出,“占中三丑”及其他参与“占领”行动的人,过去两个月长期占据交通要道,扰乱公众秩序,损害公众利益,有可能触犯《公安条例》第十七B(二)条“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一经定罪,最高刑罚是罚款5,000元及监禁12个月,而《公安条例》第十八、十九、二十一、二十三条等罪名较重,亦适用于参与违法“占领”行动的人。

钱志庸强调,“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是非常严重的罪行,但“占中三丑”未有主动承认,这只会令年轻人感到干犯罪行并非大不了的事情,忽略违反法律的严重后果。他又指,法庭会考虑相关人的学历背景,学历愈高,犯罪动机一般较易成立。

他又批评“占中三丑”不肯承担其他罪责,只是想“扮英雄”,并质疑部分政党成员集体“自首”,“只系想抽水拎选票。”

罪名四:阻差办公

在“占中”期间,任何阻碍包括警方及公职人员等执行公务者,均会触犯《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二十三条,最高监禁2年。香港律师会前会长何君尧解释,其实在“占领”行动中,很多情况都反映示威者涉嫌触犯此条例。他举例指,在警方已宣布有关地方的活动已是非法集会后,警察在执法时被人阻挡,或者在法庭颁发命令后,警方在协助执达主任清理道路上的障碍物时被妨碍或干扰,都有可能构成“阻差办公”。

他又认为,在警方清场时或设立警方封锁线期间,有部分示威者马上筑起新的构筑物或障碍以阻止警方执法,亦很有机会被控“阻差办公”。

罪名五:袭警

香港律师会前会长何君尧指出,干犯“袭警”罪行的人,其行为必须有袭击成分,例如要有肢体接触,或造成他人身体受损等。他以上周日“双学”宣布冲击警方,包括围堵政总的“大战”中,示威者暴力冲击警方防线,甚至向警员泼液体、殴打警员等,均有可能干犯袭警罪。

他续说,在法律上而言,市民以粗言秽语辱骂警务人员,并未构成袭警罪,但社会曾讨论是否应修改有关法例,只是未有共识。他又指,以现行法例来说,倘市民以粗言秽语辱骂警察时,同时间妨碍警方执法,即使没有任何肢体碰撞,亦有可能会被控“阻差办公”。

罪名六: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犯罪

“占中三丑”被质疑教唆市民及学生参与违法“占领”行动,有份参与自首的民主党成员,亦不时号召群众参与“公民抗命”,涉嫌触犯“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犯罪”。前香港律师会会长何君尧指出,是否涉及“教唆、协助”等罪行,要有“主、次”概念,即有“主角”直接触犯法例的同时,亦有“配角”就“主角”干犯的罪行提供协助,因此在法律技术上,部分并不是直接犯罪,但若协助犯罪者,均有可能被控。

他举例指,在明知“主角”的意图下,仍协助他人到地盘偷窃物资、协助他人搬运物资以作堵塞道路等,即属违法。何君尧说,“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犯罪”并非列明在法例上的罪行,是属于普通法的法律,最高刑罚与有关罪行相称。

罪名七: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

违法“占领”霸占交通要道逾2个月,示威者以帐篷、卡板、竹棚等物件堵塞路面,涉嫌触犯“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罪行。律师简松年指出,“占领”者以大量杂物阻塞金钟、旺角的“占领”区,对其他道路使用者构成不便,例如有示威者以铁马堵塞金钟中信大厦一出入口,既阻碍车辆出入,更对相关人士的安全构成潜在危险。

他指出,“占领”者在公众地方摆放大量杂物,显然没有任何“合法权限”,认为示威者很大机会触犯“在公众地方造成阻碍”一罪。根据《简易程序治罪条例》,任何人无合法权限或解释而陈列或留下任何物品或东西,而对在公众地方的人或车辆造成阻碍、不便或危害者,可处罚款$5,000或监禁3个月。

罪名八:刑事毁坏

“占中三丑”昨日到警署“自首”,警方向他们提供一份表格,“自首”者须选择他们干犯了哪种罪行,例如“组织非法集会”、“刑事毁坏”等,但“占中三丑”只“筛选”了罪名较轻的“参与非法集会”。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虽然“三丑”及其他前来投案的人,未有参与暴力冲击警方或立法会大楼的事件,但可能涉及摧毁或损坏他人财产的“刑事毁坏”罪。

有法律界人士指,“占领”行动不时出现涉嫌“刑事毁坏”的事件,轻则有示威者在电灯柱“偷电”,重则有激进“占领”者损坏财产以危害他人生命,或罔顾他人生命是否会因而受到危害,一经定罪,可判处10年至终生监禁。因此,除“占中三丑”外,其他未有参与“自首”的“占领”者,亦可能随时面临“刑事毁坏”的罪名。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占中 自首 戴耀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