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起底“占中”推手戴耀廷 > 媒体评论 > 正文

占中变“灾难” 三子难辞其咎

占中三子终于宣布今天去自首了,在占领行动已经发展到流血冲突之后,这自首实在来得太迟,所能发挥的道德感染力已经所余无几。

三子构思这场公民抗命运动的道德力量,主要从两方面发挥,其一是运动基调要保持“爱与和平”,其二是愿意承担刑责,声称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当运动已经偏离爱与和平的轨道,占中三子却怯于义正辞严公开谴责和制止,不敢站出来遏制仇恨和暴力的不断滋长,道德力量的重要支柱已经崩塌,而三子要承担的咎责加倍重大。

三子在昨日的声明中,终于公开呼吁学生退场,却只斥责政府麻木不仁、警方强硬镇压,没有半点批评运动已经变质,更不肯公开承认自己启动了这场运动后,任由其失控走上歪路,以致出现今天的乱局,令社会和众多占领人士付出不成比例的代价。发起人昨日流出的眼泪,有多少是因为认错,悔不当初?

始作俑者鼓动反法治意识

虽然这场运动被学生组织骑劫,偏离了最初的“剧本”,但无可否认,三子是运动的始作俑者,对今日的烂局要负重大责任。他们在年多前首先提出以违法行动来争取“真普选”,并为此提供了顶着道德光环的理论基础,在众人心中播下“违法有理”的种子,再透过与同路人不断的宣传进行“深耕”和扩散,为往后的占领运动建立意识形态基础。

他们将违法行为“正义化”,大力鼓吹“违法有理”的反法治意识,低估了这思潮一旦泛滥,便会变成洪水猛兽,一发难收。结果,认同“违法抗争”的人愈来愈多,声势愈来愈浩大,运动再难以驾驭。在这时候,他们却把司机位让了给学生疯狂驾驶,自己又没有勇气及早呼吁群众跳离这失控的列车,任由大家自我感觉良好地留在车上,直至失事流血。

他们也许还以为乱局可以向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逼其让步,因而抱侥幸之心,对风险睁一眼闭一眼;或为保自己头顶的光环,不愿意被同道人指为背叛运动,以至不敢公开向群众发出逆耳忠言。

应负法律责任受制裁

三子表示占中启动后,已转为“雨伞运动”,意即以后发生的事与他们无关。这说法完全是卸责,运动对法治民生造成重大伤害,他们难辞其咎,应负上法律和道德责任,并接受制裁。

他们今次自首虽然迟来,总比拖到再发生暴力冲突后才自首为好。除了占中三子,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等人,已经表示会同日自首。当初签署了占中意向书愿意为行动承担刑责者,超过三千人。本来这些人期望和平清场时被捕,现在大家知道和平清场是奢望。

一个已经背叛了爱与和平的运动,再已不值得大家投身,更不值得为此牺牲。如果仅为心中一口气,仍然坚持留守占领,为流血冲突提供温床,只会增加恨与暴力肆虐的机会,对香港伤害更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