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2017香港特首选举 > 媒体评论 > 正文

大公报 “胡须曾”的“民意”从哪里来?

星岛环球网消息:近期,为配合反对派的“造王”行动,“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等选举民调声称曾俊华的“民意”支持度一路领先于林郑月娥。笔者在此不想纠结于“民意”的真假与高低,就想和朋友们分享一下“胡须曾”的“民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从“政治交易”中得来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曾经直言不讳地讲,曾俊华提名票票源集中于反对派,担心他一旦当选会偏向反对派意见。曾俊华总共获一百六十五张选举提名“入闸”,票数不过是刚过门槛,但反对派及其支持者连日来散播一些舆论,声称提名票中既有建制派又有“泛民”,因此证明曾俊华得到“整个政治光谱”的支持、更能团结社会云云。这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选举语言,事实是,曾俊华只得到不足四十张建制提名,占八百名建制派中的二十分之一,几乎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相反,其八成支持来自反对派,如此强烈对比,又岂能说明曾俊华得到各界支持?因此,所谓的“政治光谱更宽”的论调,不过是某些人混淆视听的竞选伎俩,目的是要掩盖曾俊华已经成为反对派政治“代理人”的事实。众人皆知,“胡须曾”曾多次与民主党等一众“泛民”选委幽会,其竞选团队普遍为反对派人士,其中不乏参与“占中”非法集会,甚至还有一些“港独”分子。“胡须曾”公开表示,其一旦当选,会考虑将“泛民”纳入其管治班底,更明言中央政府及港人需要建立互信云云。想必你已得出结论,“胡须曾”是否与“泛民”有“政治交易”了。

从“反覆立场”中骗来

在公布政纲的记者会上,“胡须曾”提出重启政改和推动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言之凿凿强调两者一同起步,表明于二○二○年完成为二十三条立法,并表示重启政改将以人大八.三一决定作基础。后来,“胡须曾”为求入闸,迎合反对派需要,却改口称,希望全国人大能就八.三一决定作适当修改;没有信心于二○二○年前完成二十三条立法,形容立法过程漫长、复杂,下届政府或只能完成前期工作。众所周知,八.三一决定已是法律条文,亦是中央政府坚持的原则,不可撼动;二十三条立法是特区政府必须完成的宪制责任。有识之士皆批评“胡须曾”在政治敏感问题上缺乏勇气及承担,政治观摇摆不定,按其所言等于承诺为反对派争取修改八.三一决定,难免会引起社会矛盾,或对“一国两制”带来破坏性后果。一个政治人物期望得到更多推选人,得到更多选票,希望当选是硬道理。但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应该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来赢得支持,不能为了迎合某些政治势力而改变主张、放弃原则。

从“可怜政绩”中乞来

再进一步从其个人能力而言,“胡须曾”一无令人认可的参选政纲,二无成功的施政前绩,根本无法让人放心让其管治七百万人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一个经常被人引述的例子是,他担任财政司司长九年时间,正是香港贫富差距最严重的时期,亦是香港土地供应最滞后的时期,“守财奴”、“不做不错”的评价几乎是包括反对派媒体在内的普遍看法。如果对香港前途有忧虑者,如果对化解深层次矛盾有思考者,都不可能相信,一个直接或间接导致香港当前问题丛生的“碌碌无为”的官员,可以带给香港任何发展的希望。

从“安可公司”中造来

日前,有媒体将曾俊华后援团的背景进行了曝光。“胡须曾”的青年后援组织“薯仔”在Facebook除开设专页外,还拥有约一千八百五十名成员的封闭群组,其管理员为召集人谭仲麟、谢尚伟(Desmond Tse)、王诗雅(Priscilla Wong)、张乐芹(Daniel Cheung)四人。其中,召集人谭仲麟于二○一一年离开政府后加入“安可”,现仍为该公司香港区副总监;王诗雅曾于二○○九年八月至二○一一年五月任职“安可”,现为美资跨国企业公关、金融及专业服务公司富思博睿(Finsbury)香港区企业传讯副总裁。谭仲麟毕业于香港喇沙书院,是曾俊华校友,获香港大学政治及法律双学士学位。谭与其港大校友戴耀廷、“专业议政”郭荣铿是好友。今年一月二十日,谭在Facebook发布相片,显示他在曾俊华宣布参选次日,就参加了曾与其竞选团队骨干的晚宴。曾宣布参选后,谭即在网上发起“薯仔”,并推动一批喇沙校友参与。于此可见,“薯仔”是“安可”为曾俊华设立的助选队。

“安可”是全球知名政治公关公司,总部位于华盛顿,与美国政界关系密切。其顾问团队和欧亚市场主管,多为美国国务院和安全领域的前高官、前大使或国会议员。“安可”长期活跃于香港政坛,陈方安生离开政府后,于二○○六年成立“政制改革核心小组”时,即聘用“安可”为其安排政治公关事务。二○○六至二○○七年,梁家杰参选特首时,曾聘用“安可”负责其竞选工程,“安可”派出Vivian Fung、Vincent Wong和Ellen Chan进入梁竞选办,并推荐前政务官黄明乐任其竞选经理。二○○九年,反对派推动“五区公投”时,提出“公民起义”口号,令香港社会哗然,而“起义”二字就是由“安可”提出。“安可”只是露了尾巴的幕后美国白手套,当然不是唯一的白手套。“胡须曾”与这些人为伍,中央如何能信任他呢?“薯仔”弄巧成拙,反而害了“薯片叔叔”。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胡须 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