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2016两会 > 两会提案 > 正文

代表建言财政部:该评估“4万亿”效果

R7EQ-fxqaffy3664803

星岛环球网消息:“炮手代表”樊芸今天说,她要给预算草案点赞。

《中国青年报》报道,这几年,审查预算草案时,只要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在场,会议几乎不会冷场,她总能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提出一堆建议,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犀利姐”。

有会计专业背景的樊芸说起与“国家钱袋子”相关的财务表格时头头是道。在今天的预算草案审查讨论中,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市长杨雄也不由得催促樊芸赶紧发言。

樊芸说,她这次本来是带着建议来的。在前期调研中,有建筑行业的企业主向她反映,希望国家能加快建筑行业营业税改增值税的步伐。

没想到,还没进入预算审查的环节,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在3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李克强总理已经宣布,今年5月1日要全面实现“营改增”,给出了时间表,而且没有“力争”两个字。

全面实现“营改增”的表述,樊芸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到了,楼继伟的表态更让她吃了定心丸。“这下好了,任务少了一项”,樊芸说她要给预算报告草案点赞,因为“营改增”这样被社会高度关注的改革内容,报告给出了清晰的回答。她清楚地知道,建筑行业等领域是“营改增”剩下的最难啃的硬骨头。

事实上,今年的预算草案与往年有个不同之处,就是把大量的表格发到了一本专门的小册子里,而预算草案中增加了财税改革的篇章,要向代表们讲清楚今年财税改革的重点。所以在改革的方案中,樊芸还看到了她连续多年都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的问题。

樊芸说,她已经连着好几年都提建议,希望个人所得税的征收要考虑把抚养费等家庭负担纳入抵消范围之内。而今年的预算草案已经明确,要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这个拗口的术语,就是要在个人所得税征收时,考虑家庭负担。

尽管点了赞,樊芸的疑问依然不少,她向在讨论现场听取意见的财政部官员建议说,2008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我国曾有一轮4万亿元的投资项目,现在多年过去了,是不是应该对当时的投资效果有一个评估。

作为一家企业的负责人,樊芸对减税的问题也很关心。她说,中央政府为了减轻企业的负担,对税收制度进行了很大力度的改革,但有的企业并没有觉得负担减轻。她建议应该研究一下税收此消彼长的问题,并在明年的预算报告中详细回答这个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环保局局长张全说,这几年,代表拿到的与预算审查相关的材料越来越多,摞在一起,有几十厘米厚,不花点时间还真看不完。据说,这与修订后的预算法要求政府的预算更加公开透明有关。

张全说,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环境治理的任务十分繁重,水、气、土壤污染的治理全面提速,但他发现有关环保方面的投入增加有限,与当前改善环境的任务不相匹配。他建议,国家层面应该再清晰地算一笔环保账,看看环境治理中,究竟财政该拿多少,市场该拿多少。

张全还对自己工作领域之外的另一个数字感兴趣,他询问在现场听取讨论的财政部官员,近年来,我国在海外的投资规模巨大,但似乎在预算草案的数据中看不到这些投资产生了怎样的效益,形成了多大规模的国有资产。财政部的官员坦言,目前的预算草案中确实没有体现这样的数据。张全说,希望以后预算报告能多回应一些代表们关注的数据。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公司董事长陈戌源等了许久才抢到发言的机会。他说,自己在预算草案中找到一个中央政府关于扶贫支出的数字,但觉得这个数字的增量并不大,与当前繁重的扶贫工作不适应,他想知道,一般性转移支付中是不是还有关于扶贫的支持,如果有,为什么不和相关的专项转移合并。

财政部的官员回应他说,扶贫资金确实还有一部分安排在一般性转移支付中。

陈戌源又问道,是否可以把扶贫资金列为专项转移支付呢?财政部官员回答说,目前财税改革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减少专项转移支付的种类和额度,杜绝“跑部钱进”,所以理论上不宜再新增专项转移的种类。这样的解释,让陈戌源也频频点头。

在另一个会场,全国人大代表、华侨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戴仲川则在追问另一个数据。他专门研究了政府部门的一般性行政开支,通俗来说,就是能维持政府部门运行的费用。他发现,尽管简政放权了、三公经费大幅度减少了,总理也承诺不新增财政供养人员了,但政府部门“人吃马喂”的费用并没有显著下降。

戴仲川说,中央政府一方面要加大减税力度,另一方面要持续改善民生,该给老百姓办的事一件都不能少,到最后只能压缩行政成本,所以他特别关心为什么政府的行政成本没有出现大幅度下降。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永忠则最关心预算草案中的民生支出。他算了一笔账,尽管近年来我国在卫生、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等三个方面的投入增速很快,但在财政总支出中的占比却变化不大。2012年,这三项民生支出在财政总支出中占32.52%,2016年计划比重为32.58%。李永忠说,一些福利较好的国家,这三项支出占财政总支出比重为45%。他建议,未来可以考虑,在财政总支出中不断提高这三项民生支出的比例。

虽然研究预算草案的代表越来越多,话题覆盖面也十分宽泛,但也有的会场在下午提前结束了讨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