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大阅兵——抗战胜利70年 > 大阅兵新闻 > 正文

媒体:解放军体制编制调整或将在4个领域展开

星岛环球网消息:今天(9月3日)上午,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发表重要讲话时表示,将裁军30万人。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向南都记者表示,裁减30万员额不是简单减掉多少人,而是整个军队体制、编制的变化,会在今年拉开帷幕,但不会完成,而需要一个过程。

《南方都市报》报道,2014年4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披露,在2013年12月27日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说,“这些年来,我们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在体制编制和政策制度调整改革上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但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力量结构不够合理、政策制度改革相对滞后等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上述表态意味着,我国这一轮的解放军体制编制调整或将主要在4个领域展开:军队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军兵种的力量结构、政策制度改革。

1、优化军委总部领导机关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

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部署,推进领导管理体制改革其具体内容主要涉及两方面:一是“优化军委总部领导机关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二是“完善各军兵种领导管理体制”。

目前,军委总部领导机构一共有4个:总政治部、总参谋部、总装备部、总后勤部。上述表态意味着,4总部的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有可能进行调整。

2014年3月19日,由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担任组长的后勤政策制度和保障力量改革专项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成为军改领导小组中的第一个公开亮相的专项小组。

2、完善各军兵种领导管理体制

对于“完善各军兵种领导管理体制”,《摘编》披露,2013年11月28日,习近平在听取济南军区工作汇报后时说,陆军要转型,必须插上信息化的翅膀……在信息化时代,陆军在战争舞台的地位作用、陆军建设模式和运用方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我们既要摒弃那种认为“陆战过时”、“陆军无用”的思想,又要摒弃“大陆军”思维,搞清陆军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使命任务,找准陆军在联合作战体系中的定位,加快推进陆军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型。他同时表示,“军委要加强对陆军领导管理体制改革的研究,搞好陆军转型的总体筹划和指导。”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军队在人数和结构上一直是陆军为主,而在国际上,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海、空军早已成为信息化战争的主要依靠力量。

去年国防部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首次披露,在我国230万的军队总人数中,海军有23.5万人、空军39.8万,而陆军,仅是机动作战部队就有85万人。

不仅是人数悬殊,实际上,在中国军队中,海、空军的地位一直无法与陆军对等。目前,七大军区司令员至今仍是清一色的陆军将领。

3、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

从《摘编》披露的内容,习近平对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非常重视。

在2013年12月27日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说,“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重中之重。现代战争需要高效指挥体制。我们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方面作了不少探索,但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搞不好,联合训练、联合保障体制改革也搞不通。建立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要有紧迫感,不能久拖不决。”

事实上,这两年来,中国军队已经探索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

一个例子是,去年,有外媒报道,中国已成立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7月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记者就此向国防部时任新闻发言人耿雁生求证时,耿雁生没有直接进行否认,只是表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必然要求。我军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从国际惯例上来说,目前,美军、俄罗斯等军事大国都建立了跨军种常设联合指挥机构,比如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但在解放军目前的指挥体制内,虽然“总参谋部”实际上承担着跨军种联合作战指挥任务,但各军种条块分割现象严重存在。在军委一级战略层面,更是缺少联合作战指挥的“顶层设计”。

4、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

《摘编》中的讲话显示,习近平对于军队政策制度改革也十分重视。

事实上,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明确了“以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为牵引,逐步形成科学规范的军队干部体系”的改革目标和任务。

2013年12月27日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说,“由于多方面原因,干部考评、选拔、任用、培训制度还不够健全,征兵难、军人退役安置难、伤病残人员移交地方等问题依然存在”。

推进军队政策制度调整改革,一大核心工作就是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这既是现代军队发展的趋势,也是目前多数国家的共同做法。

军官职业化制度通常包括4项内容:一是根据任务和作战需要,设置军官岗位;二是根据岗位任职需要,打造能力素质;三是根据军人职业特点,确定优厚工资待遇;四是根据军队建设规范,构建军官管理机制。

根据国防部发言人2014年2月在例行记者会上的表态,军官职业化改革目前正处于研究论证之中。

除了军官职业化制度这一大核心,在涉及军队政策制度方面,文职人员制度、士官制度、退役军人安置制度改革的配套政策,军人医疗、保险、住房保障等制度改革等都是需要着手调整的方面。

军队政策制度调整改革的另一重要举措,是要把钱和物管好用好,提高军事经济效益。2013年12月27日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说,“重点是预算管理和审计制度改革……把军费投向投量搞得更加科学,千万不能让国家投入的钱打了水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