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新闻专题 > 大阅兵——抗战胜利70年 > 历史回顾 > 正文

1945年日本政府险象环生的投降内幕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向盟国无条件投降。在此前一周内,主战与主和两派各执一词,数次会议争论不休,议而不决。

虽经天皇圣裁又圣裁,主战派仍阳奉阴违。其追随者发动“起义”,追杀大臣,包围皇宫,搜查天皇录音,几使《终战诏书》不得广告。

着手收抬时局,主战主和两派各执己见

反法西斯抗日战争胜利在望。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英等西方国家纷纷对日宣战,日军从战略优势顶峰滑坡。特别是中国军民拖住了百万日军,使之深陷泥谭而不能自拔,人力物力消耗无穷,随着时间推移,败绩接踵,至1944年夏,日本吹嘘的“绝对国防圈”被摧毁,本土处于盟军飞机轰炸范围之内。挑起太平洋战争的东条英机内阁,眼看日本败局已 定,被迫宣布倒台。

新上台的小矶国昭内阁,接收的是一个内外交困的烂摊子,苦苦支撑了8个多月,终因回天无力而自请辞职。1945年4月5日,铃木贯太郎出任内阁首相,组阁未及一个月,传来噩耗:希特勒战败自杀,德国投降。

鉴于日本的战争能力丧失殆尽,已如大厦之将倾,铃木经上奏天皇准允,着手制定收拾时局、结束战争的对策,随之向驻苏联大使佐藤发出训令,令其婉请苏联政府出面调停。

佐藤的复电颇有点不祥之兆,称训令到达莫斯科时,斯大林及外交部长莫洛托夫等要人,正准备出发参加国际会议,故而一时无法得到具体的答复。

7月26日晚上,由美、中、英三国签署的《波茨坦公告》,向世界播出,其旨要是敦促日本投降:盟国将给予日本的最后之打击,不至其停止最后抵抗不止;日本应尽速决定一途,立即宣布所有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否则,即将迅速完全毁灭。

次日早上6点钟,日本海外广播局,监听到了又从旧金山播出的《波茨坦公告》。

10点钟,日本内阁六巨头举行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议题只有一个:日本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内阁六巨头是为首相铃木、陆军大臣阿南大将、海军大臣米内大将、参谋总长梅津大将、军令部长官丰田大将、外务大臣东乡。会上,首相铃木、外相东乡申述理由,认为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是不明智的。而以陆军大臣阿南为首的军方人士,坚决主张无考虑余地。

屈服于多数的军方的压力,铃木于28日代表日本政府,向新闻界发表谈话:政府的态度是默杀《波茨坦公告》。日本及世界舆论评论说,所谓“默杀”,亦即不予置理,默然无视,是另一种形式的拒绝。

以后几天中,日本急切地等待苏联的答复,把希望寄托于苏联的斡旋。

美国得知日本拒绝《波茨坦公告》后,把对日本“最后之打击”付诸行动,于8月6日向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广岛几成平地,数十万人丧生。以阿南为首的主战派仍不甘示弱,为防动摇军心,以图再战,有意贬低原子弹的威力与破坏作用,由他签发的陆军部的公告中是这样说的:美国的B—29型轰炸机空袭了广岛,使用了一种新型炸弹,造成了重大损失。

期待既久的苏联的答复终于来了——不仅是断然拒绝调解,更是始料不及的对日宣战!

那是在8日下午,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应苏联政府通知,前往外交部会见莫洛托夫。佐藤暗暗祈祷是好的消息,为营造友好气氛,一见莫洛托夫的面,就笑容可掬地问好客套,以至显得低声下气地巴结逢迎。殊不料莫洛托夫十分冷淡,神情严肃地打断他的话,念了一篇简短的声明,即对日本宣战。

日本政府尚未来得及对苏联的声明作出反应,9日凌晨,苏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分三路越过中苏边境,一举击溃日本关东军。同日,中国军队全线反攻,展开对日军的最后一击。

外相东乡将苏联对日宣战事奏告天皇,请求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天皇早在美国投下原子弹之时,业已产生了停战的愿望,于是嘱东乡转告铃木首相:“鉴于敌方使用了新型炸弹,日本已没有力量再打下去了,应尽早努力结束战争。” 他又通过内务大臣木户指示铃木:

“应尽快收拾战局,我个人的安危是次要的,务必不能重演广岛的惨剧。”

9日上午10点半钟,铃木再次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他在传达了天皇的话后说:“广岛已被摧毁殆尽,苏俄军队又大举入侵满洲。皇军实际上已无法再战,依我个人的看法,除了接受《波茨坦公告》,没有别的出路,诸位的见地如何?请各抒己见。”

难熬的一阵沉寂后,海军大臣米内先开了口,但也只是问号而非明确的表态:“是把盟国的公告作为通牒接受?还是要求条件?”

阿南抢在铃木前情绪激动地说:“条件当然要讲,无条件投降是不能接受的。”

铃木沉吟着道:“如果要讲条件,不妨提出来商讨。”

“首要的一条,是保留天皇体制。”参谋总长梅津的话一出口,众人均表赞同。

阿南补充新的条件:“再有,盟军对日本的占领应尽量避免,万不得已时,只能作小规模象征性的占领,东京必须除外;皇军武装的解除,对所谓战犯的处理,由日本负责,盟国不得插手……”

正在这时,内阁一秘书匆匆而入,向铃木首相耳语了几句。铃木一愣,默默点了点头,随即不无惊恐地宣布:“美国飞机在长崎又投了一颗原子弹。”

四座愕然,东乡更显焦急:“宝贵时机不能再错过,日本已危如累卵,若再拖延,更加不可收拾,故我认为,条件不可多提,提多了盟国完全有可能拒绝而作最后攻击。”

“日本还没有打败。如果敌人进犯本土,必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阿南气势汹汹。丰田、梅津等异口同声附和。

双方各执一词,争论到下午1点,仍是势均力敌三比三,铃木、东乡、米内主张接受无条件投降,阿南、梅津、丰田坚决反对。铃木于是宣布休会,交内阁会议讨论。草草午饭毕,内阁成员在首相官邸举行,上午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的与会者都是阁员,内务、农商、军需、运输等大臣也都参加。

会上,多数人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但是有一个附加条件:保留天皇以维持国体。他们之所以选择投降的理由是:冲绳已成了美军进攻九州的桥头堡,美舰已开始炮轰沿海城市,国民已精疲力竭,日本已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力量和手段了,若不投降,必是玉石俱毁。

阿南暴躁地嚷道:“够了,够了,这些情况谁都知道。我本人及我的忠勇部下,都有一个信念,就是不管形势如何险恶,非打到底不可,宁可玉碎,决不投降!”

听了阿南的话,阁员们暗暗吃惊,他们想起了令人心寒的前车之鉴:1936年2月26日,力主对外扩张的少壮派军官,因不满内阁在侵华问题上采取“缓进”方针,发动了兵变,打伤了主张“缓进”的大臣,连首相也差点丢了性命。而今,政府如果接受《波茨坦公告》投降,下层官佐必群起反对,又将重演悲剧。

在阿南、丰田、梅津等主战派恫吓下,相当部分阁员或收回了原先的观点,或沉默不语,内阁会议开到深夜10点钟,以不了了之宣布散会。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日本 投降 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