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岛专题 > 财经专题 > 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 > 分析评论 > 正文

Kent Calder:博鳌亚洲论坛对世界了解中国非常重要

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迎来成立15周年纪念。围绕这一主题,博鳌亚洲论坛官方微信推出[博鳌15年]系列访谈,从多元视角展现论坛15年来的发展成果、在亚洲发展及全球变迁中的作用以及新形势下的发展前景。

围绕博鳌亚洲论坛15周年纪念及中国改革,霍普金斯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Kent Calder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Kent Calder曾多次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在2012年“人口结构、政策与经济” 分论坛上,他预测中国未来将会出现很多老年人,而且旅游产业会发展比较快。在2013年“基业长青:家族企业的传承与公司治理”分论坛上,他表示,韩国、印度家族企业传统的持续性对中国企业来说,也有参照价值。在2015年“智库在决策中的作用”圆桌讨论中,Kent Calder提出即时性、简洁性、重点突出地针对当前政策问题,是智库的重要工作。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期间,Kent Calder将参加“货币贬值:为何不再是‘出口利器’?”分论坛。

记者:今年是博鳌亚洲论坛成立15周年纪念。作为长期研究东亚问题的学者,您如何评价博鳌亚洲论坛在地区经济发展及一体化过程中起到的作用?

Kent Calder:博鳌亚洲论坛在加快东亚经济一体化、构建经济共同体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第一,论坛促使中国周边国家和世界其它国家能更好地了解中国。每年年会,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出席非常引人关注,也令人印象深刻。与会者可以直接聆听这些领导人的讲话,了解他们的思想,这对外界了解中国非常重要。

第二,博鳌年会时期,全球各国精英围绕年会重要的话题展开政策对话。通过年会的议程设置、嘉宾的共同讨论,能够促进全球对某些问题的理共识和理解。

比如,人口老龄化是困扰各国发展的重要问题。作为这一领域的研究者,我曾经参加了包括日本、韩国以及中国相关领域研究者的分论坛,会议的讨论具有很高的价值。

第三,我认为博鳌亚洲论坛起到了网络连接的作用。通过年会的分论坛、对话、宴会以及其他活动,让各个领域、层级的人士相聚于此,共同探讨国际问题。

我第一次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约在十年前,当时论坛还是一个主要围绕经济议题展开的论坛。最近3、4年,论坛发展十分迅速,愈加国际化。在推动亚洲和世界之间的相互理解有重要作用,在国际事务中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最后,祝贺博鳌亚洲论坛成立十五周年!

记者: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 “一带一路”战略。您认为这一战略将给这一地区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活力?

Kent Calder: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从小就对“丝绸之路”就很感兴趣,当时我住在东南亚。那个时候的亚欧大陆,聚集了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能源储备商,同时又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几个国家(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等)的集中地。

但是从一名学者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多年来,这些地区与国家之间并没有建立起深厚的经济联系和其它联系。

“一带一路”将沿线国家联系到了一起。如果丝绸之路沿线各国能够相互理解、减少政策壁垒,同时充分利用基础设施建设,比如铁路等交通建设,就能发挥彼此之间的协作潜能。“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能够以更好的方式来针对性地解决这类问题。

通过能源和铁路管线建设,中国和欧洲之间将不再遥远。而今年中欧金融合作、亚投行的突破,也促进了中欧之间的关系。

记者:2016年1月1日起,中国正式实行全面二孩政策,请问您如何评价这一政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Kent Calder:中国新的人口政策能够帮助缓解中国的老龄化现状。否则照当前的速度发展,到2020和2030年之间,中国的人口形势将会变得十分严峻。

人口政策对经济平稳发展至关重要,而日本的政策经验表明,如果不采取灵活的移民政策,可能会影响经济的潜在活力。未来数十年,中国的老龄化规模将达到2亿,这对东亚和全球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因此,中国此次人口政策变化非常重要。

记者: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产生怎样的影响?

Kent Calder:国际货币货币基金组织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系统是正确的选择。

这一举措不仅对中国,也对世界金融提出了新的挑战。在当前的背景下,美元升值,人民币国际化承受压力,而且伴随着大规模的资本流动,会随之产生一些波动。然而,从长远来看,一个强劲的中国资本市场以及全球发展的新资本来源,都会随之出现。

嘉宾简介

Kent Calder: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约翰霍普金斯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日本研究主任。

Kent Calder目前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AIS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华盛顿特区)主任。2003年加入SAIS前,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执教二十年,曾是首尔国立大学杰出访问教授、仰光大学访问教授和哈佛大学政府学讲师。Calder自1990年开始担任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会员,1997-2001年间任美国驻日大使特别顾问,1989-1993 年及 1996年担任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日本主席,1979-1980年担任哈佛大学美日关系项目首位执行理事。Calder师从赖肖尔,1979年从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撰写了11本有关东亚政治经济、能源地缘政治、日本政治和美日关系的著作,包括2015年8月出版的《美国、日本和海湾地区》(US, Japan, and the Gulf Region)、2014年由布鲁金斯出版社出版的《亚洲与华盛顿》(Asia in Washington)以及2012年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大陆主义:能源与21世纪的亚欧地缘政治》(The New Continentalism: Energy and Twenty-First Century Eurasian Geopolitics)。凭借对日美关系以及日本学术研究的贡献,Calder在2014年被授予旭日中绶章。

相关阅读